解读古贝春实物馆

新闻分类:墨香酒韵来源:文化中心顾问李宽云点击次数:85发布日期:2019-01-08

年终岁尾,“古贝春集团文化基地实物馆”建成开馆。这项重要文化工程的完工,既可以看作是公司在2018年的完美收官,也可以看作是2019年的当头鸿运。

实物馆诞生的背景

实物馆位于公司的下属企业——老城酒厂。在这里需要向厂外的读者交代几句。老城酒厂原名是1958年在公私合营的基础上组建的“国营武城酒厂”。它伴随新中国而诞生,依托老县城而成长,借助大运河而兴旺,正如解放后山东省委第一任书记、著名书法家舒同题写的《古贝春赞》末尾两句:醇香甘洌神州誉,古贝之春运水中。上世纪八十年代,武城酒厂在新县城西郊修建新城酒厂,厂部随之搬迁,它由此成为分厂,被称为老城酒厂;1993年,古贝春集团总公司成立后,老城酒厂成为下属企业之一,主要生产低档白酒。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传统的白酒行业也纷纷采用新技术、新设备,鸟枪换炮。相比之下,老城酒厂简陋的厂房、陈旧的设备已难以跟上时代的步伐,也难以达到节能环保、安全高效的生产要求。2017年夏天,公司领导审时度势,停止了老城酒厂的生产活动,将工人在新城酒厂和公司总部妥善安置,只留下5名留守人员。当时,工人们收拾好行李物品,依依不舍地走出大门,心中难免有些失落;居住在附近的人们也用迷茫的眼神看着沉寂下来的酒厂。大家几乎都在想一个问题:几十年来,酒香弥漫、人来车往的老城酒厂就这样闲置起来啦?

这个问题确实考验着公司决策者的智慧。很快,令人振奋的决策就出台了:老城酒厂是古贝春集团公司的根基所在,第一次创业从这里启动,古贝春品牌从这里诞生,它创造了辉煌的业绩,也铸造了企业魂魄。时下,老城酒厂生产的终结却可以换来文化的新生,有两篇大文章可做:一是响应中央政府“传承弘扬传统文化”的号召,将陈旧、传统的设施设备保护起来,作为展示传统工艺和社会进步的实物;二是借助中央政府“开发利用运河”的东风,发挥老城酒厂濒临运河的优势,挖掘其历史文化、民俗文化和行业文化。最终将老城酒厂打造成为公司的文化基地和新的工业旅游景区。从2017年夏天开始,文化中心协同老城酒厂留守人员将具备文化价值的生产设施和设备及景观加以保护,恢复厂领导办公室及部分科室的原貌,维修老功臣的故居,利用三间闲置房屋筹建了“厂史馆”,设计了工业旅游线路,初步具备了旅游景点框架,并申报省级非遗项目。为进一步丰富文化基地的内涵,今年夏天,根据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周晓峰的提议,将厂区东侧的十间闲置仓库改建成实物馆;随后制订实物馆展示内容方案,寻购实物,最后经过艺术陈列呈现在观众面前。

最关键的环节:搜寻实物

8月初,当公司领导将“制订实物馆展示内容方案”的任务交给我时,我首先想到了两个问题:一是实物的含义很宽泛,搜寻目标不好确定。根据实物馆的展示空间,再考虑到公司的实际需要,最后确定以酒文化为主线搜寻实物。二是搜寻什么时期的实物?我想到的是老物件。因为这种物件有历史内涵,有时代特色,很多具备文物价值,让人看着新鲜。把握准了这两点,当我把展示方案制订出来后,得到了分管领导和周总的一致认可,一字不易地获得了通过。

接下来,最关键的是搜寻实物。老物件因为年代不同,搜寻的难度大不相同。比如: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酒厂职工常用的算盘、杆称、自行车、手表、手电筒之类,找也好找,买也好买。但价值有限,不宜多要。七十年代以前的水车、碾子、石磨、手摇电话机等老物件就比较难找,木轮大车、吉普车、木船等大物件,由于太占地方,一旦不用了,就被当柴火烧了、当废铁卖了,更难寻购。至于六十年代以前的汽灯、国防牌自行车、黑老鸹摩托车、清除粮食杂物的风扇车、传统酿酒所用的木质甑桶等物件,则有“踏破铁鞋无觅处”的感觉。然而,越是难找,我越是认准实物馆必须有几件“镇馆之宝”。这个想法缘于县里组织的一次文化研讨会。会上有人说:庆云不靠海,却打造了一座海岛金山寺,游人很多,它的卖点就是:那是唐僧出家的地方。而我的见解却是:这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海岛金山寺只所以能吸引人,在于它从建筑到陈列物品的内涵。不信的话,找个地方,揳上一根木橛子,上写“唐僧出家处”,看看有没有人去?——古贝春的实物馆是用仓库改造的,外观没看头,关键就看肚子里有没有真玩意儿。然而要找几件镇馆之宝谈何容易,只有一个办法:多打听,多跑腿。这是最笨最原始的办法,但也是最有效的办法。

好在对于热衷文化的人来说,寻找有文化内涵的老物件是一件很愉悦的事情。10月的一天,我赶往滨州寻购老物件。在滨州旧货市场转了一下午,还跑了五个村庄,着实有些累。黄昏时分终于找到了一只品相上乘的风扇车和一只木船,顿时两眼放光,疲劳一扫而光,回来时和司机谈论了一路;半夜回到家,还没忘了给好友发微信炫耀一番。当然,并不是每次寻找都有收获,尤其是到了最后,剩下的东西都是最稀缺的。要找到它,除了不怕辛苦,还要看机缘。正像淘宝的人所体会得那样:“转了一百家商店,你要的东西只有一家有,但是人家今天没开门,你还是白转。”10月底的一天,我在济南的岳王楼、英雄山、大观园等文化市场转了一整天,走了足有五十里地,脚上都磨起了血泡,却几乎一无所获。我没有灰心,始终坚信“天道酬勤”,借助现代网络和交通的便利,经过在当地及潍坊、保定、衡水等地多方搜寻,最终寻购了一批品相好、价格低而且有历史文化内涵的实物,除了上面提到的水车、碾子、石磨等物品,还有反映酒业历史和特色的木质甑桶、倒流壶、能盛两样酒的双层酒缸和两心壶。特别是寻购到了武城县最早的县志——明代嘉靖年间的《武城县志》,上面有武城产“菊酒” 的记载;还有清朝光绪年间的《武城乡土志略》,上面不但有武城生产烧酒的记录,还有年产量数字。这些对于公司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实物资料。

无形的影响

修建实物馆是老城酒厂获得文化新生的重要体现。对于古贝春人以及关爱它的人们来说,老城酒厂永远是梦牵魂绕的精神家园。筹集实物的消息一公布,收到的反馈信息远远超出了预期。工友们纷纷提供线索和物品,并明确表示:“少给钱、不给钱都无所谓。”还有人明确表示捐献。在老城搜集物品时,遇到的眼神大多数充满了欣喜,卖旧货的价格与夏津县和河北省故城县、清河县相比,明显地便宜好多。老城酒厂留守人员对筹建实物馆也透着兴奋,他们积极主动地协助搜寻线索、搬运清理物品,跟着基建工人和陈列人员早上班、晚下班,做了大量义务劳动,不但没有怨言,反倒有些“人逢喜事精神爽”的神态。

筹建实物馆对于公司的文化建设和社会影响力是另一种形式的宣传。前些年曾在《德州日报》上看到过一则广告:高唐时风集团春节前在德州紧急征订二百辆重型汽车运送货物。这则广告没有一点宣传企业的意图,但却有震撼的传递企业实力的实际效果。这次公司搜寻实物的信息也有类似的效果,通过人找人、群传群,在很大区域内形成了一个信息冲击波,引起社会各界人士的广泛关注。在多方搜寻北京212吉普车暂时没有结果时,一位信息灵通的网友自信地说:“在全国,除了博物馆,已经找不到这种老古董了。”——可见搜寻范围之广。前几天,德州电视台运河文化栏目组在武城询问能不能找到木船时,有人不假思索地说:“早就没有了!”话刚出口又改口道:“你们问一下古贝春酒厂吧。”当得到肯定的答复时,栏目组的同志们喜出望外,马上收拾行囊赶到实物馆录制。今年8月刚完成换届的山东运河经济文化研究中心得到了消息,已确定在元旦过后参观实物馆,并授予公司“德州运河文化产业基地”的牌匾。

      实物馆搜集民间散落的老物件,虽然本意是用来展示,但毫无疑问又是一种抢救和保存,它对世人保护文化遗产是一种提醒和督促。比如:明代武城产菊酒是在古贝春酒文化馆建成之后,才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和关注的,后来还有细心的人寻觅到了生产方法,专程送到公司。武城县西北部在西汉时归属东阳县,治所就在当今武城的漳南镇。解放初,与武城相邻的高唐县出土了一个瓷质酒坛,坛口有“东阳好酒”字样,被定为山东省二级保护文物存放于聊城市博物馆。武城酒厂在1984年曾仿制过一个,视为宝物,但一直没搜寻到真品。2007年,古贝春酒文化馆在筹建过程中,搜集到一个瓷质酒坛,形体与前者相似,坛口也有“东阳好酒”四个大字。经山东省文物专家鉴定,系元代文物。这次筹建实物馆又找到了一个带有“东阳高酒”字样的酒坛。这对于一贯注重传统文化的我公司来说,可谓是意外收获。在搜寻实物中另一点发现就是:随着行业机械化程度的提高,一些传统手工艺如木匠、铁匠等正面临失传的危险。实物馆在寻求制作碾辊套子、传统酿酒所用的甑桶时,年轻木匠根本就不会做,老木匠有的手艺荒废多年不想重拾旧业,还有的因为偶而做一回成本高不愿做,所以着实费了不少周折。从这个角度上说,实物馆陈列的甑桶、风扇车等物件所保存的不仅是它的形状,还有制作技艺。这对后世人来说,意义不能说不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