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贝春酒最给力

新闻分类:墨香酒韵来源:公司技术中心点击次数:38发布日期:2011-07-02

古贝春酒最给力

  端午节那天中午回家,骑车刚进我家胡同口就闻到一阵扑鼻的饭菜香。一进门,看到院子里停满了大大小小的电动车、自行车,几个姑姑还有表哥、表姐正在忙着洗菜、切菜,妈妈和小姑正在厨房里忙着炒菜,烟雾缭绕下,锅里的煎豆腐滋滋作响,炒河粉升腾着油腻的光,早早卤好的鸭脖静静地躺在玻璃饭橱里,散发着淡淡的咸香………

  看到我回家,表哥忙放下手中的活向我走来说:“这么晚才回来?就等你自己了。咱哥俩儿有大半年没见面了吧,今天要好好喝一杯。”我边放自行车边打趣地说:“今天不知是哪路的神仙下错了凡,把你这个大忙人给招来了,一会儿喝酒又有笑话听了。”我们边说笑边进了屋。

  表哥名叫杜鹏,是我小姑的儿子,年龄比我大两岁。也许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原因,在众多的表兄妹中,我跟他感情最深。小时候每年放暑假,我跟他在屋后河边那棵老梧桐树下搭积木、弹玻璃球、玩跳棋,偶尔会有凉风携裹着小雨从天而降,我们就在河边采一片青麻叶子顶在头上跑步回家,边跑边大声地笑,我就是在表哥天真的笑声中陪伴着长大的。

  2004年,我读初三,表哥读高二,当时表哥的学习成绩在全年级名列前茅,按照人们的说法,如果一直这样下去,考取重点大学对他来说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厄运却在此时突然来临,姑父在外出打工时不慎从4楼摔下来,虽然保住了一条命,但下半身瘫痪了,后半生只能靠轮椅行动。面对破败的家庭和日益高涨的医药费,表哥勇敢地挑起了家庭的重担,选择了退学外出打工。

  随后的年月里,表哥跟村里外出的青年一样,在青岛、苏州、上海等沿海城市里辗转打工谋生,在建筑工地上用汗水和青春换取一家人的生活物资,在城市的霓虹灯下徘徊、选择、迷茫。那些年,他很少回家,我们也很少见面,偶尔接到他醉酒后打来的电话,说话的声音和语气中依然带着乐观和坚强。

  2009年,我大学毕业到古贝春公司上班。姑姑家的经济状况也因为表哥多年的努力打拼开始出现好转,加之当时县城扩建,他家的房子正好处于扩建区,政府给了一部分补助金,表哥就在县城租赁了一间门市楼,开了一家副食品和酒水批发门市部,结束了漂泊不定的打工生涯。也就是从那时,我开始重新熟悉表哥。经过多年的磨练,他变得更加成熟稳重,也更加懂得为人处世的道理,身上渐渐有了男子汉肩挑世界、脚踏四方的气魄,当然,喝酒也是充满了大气与豪爽的。我最喜欢他在酒桌上跟我讲他几年来的打工经历,总是充满了传奇和搞笑。

  在武城经营酒水批发,古贝春当然是首选。随着时间的流转,表哥的批发部渐渐由原来经营副食、烟糖和其它品牌酒水的综合门市部转变为专一经营各类古贝春产品的专卖店,货架上摆满了各种系列、不同香型的古贝春酒。去年,表哥还凭借自己优秀的销售业绩和诚实守信的经营原则,被公司评选为年度优秀经销商。如今的表哥,整天忙着四处给人送货、拉货,偶尔在街上碰到他,也总是忙着东奔西走的样子,所以,我们有大半年都没有见过面了。

  吃饭时,表哥坚持要打开他带来的古贝春百年老窖,母亲说:“又没有外客,开那么贵的酒干啥?你刚刚买了新房子,用钱的地方多着呢,这两瓶酒一会儿拿回去,家里还有过年时打的散酒呢,喝那个就挺好。”恰巧小姑端着菜从厨房出来,见状忙说:“不碍事的,嫂子。从打我们专门卖古贝春酒以后,家里的收入好多了,现在再也不是以前那么苦的日子了。”妹妹听了忙转过头对我说:“哥,看来还是你们的古贝春给力啊!”一句话把满屋人都说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