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伟人学习酒文化

新闻分类:墨香酒韵来源:文化中心顾问 李宽云点击次数:17发布日期:2021-05-10

2013年秋天,周晓峰总经理在“古贝春大讲堂”,亲自向公司行管人员及销售人员代表系统解读了《向毛泽东学管理》一书。学习结束后,大家都觉得受益匪浅,很多人写了体会文章。的确,毛泽东主席作为世纪伟人,其高超的管理艺术不仅体现在政治、军事、经济等方面,即便反映在酒文化上,也同样值得人们学习和回味。

客观地讲,毛泽东主席一生对饮酒并不热衷。但酒毕竟是一种奇特的生活用品,即使在战争年代,遇到重大节日、招待贵客、久别重逢、欢庆胜利等场合也还是少不了它,少喝、不喝或者以物代替,都会影响气氛,但毛泽东主席却以他的品格和才华,把握得非常有分寸,为世人留下了不少佳话。

在开辟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时期,毛泽东在江西意外地遇到了二弟毛泽覃。毛泽覃见到日夜思念的大哥,异常兴奋,提议共饮一杯酒,一叙离别之情。毛泽覃参加过南昌起义,称得上是毛氏三兄弟中走向武装斗争的第一人,在早期的中共党内可谓功勋卓著。此刻战地重逢,借酒畅谈也是人之常情。然而对亲弟的提议,毛泽东却笑而言道:“喝酒误事,请你自便。”此时的毛泽东并不是不理解胞弟的心情,而是首先想到了在敌情险恶的情况下自己作为红军指挥员的重大责任!毛泽覃猛然醒悟,不仅没有感到扫兴,反而更加敬佩大哥的严谨自律。

1935年的春节,毛主席是在位于贵州、云南、四川三省交界的石厢子村度过的。大年三十晚上,毛主席分到一碗红烧肉、一碗米酒和几个辣椒。大年初一,他与其他领导一起去看望伤病员,不但捐出了发给自己的米酒,还捐出了最爱吃的红烧肉。

红军长征到达延安后,每逢春节,毛主席都要在枣园小礼堂安排十几桌家常菜,请村里老乡吃饭,每桌都有一位领导作陪。毛主席怕大家拘束,敬酒时就说:“大家都是我的邻居,不要客气,过几天我还要到你们家做客!”老乡们吃完饭回去就准备好酒菜,等着毛主席光临。但每次毛主席去各家拜年总是来去匆匆,不吃饭更不喝酒。老乡们心里过意不去,再到毛主席那里赴宴时,都会携软糕、油馍、黄酒、麻糖等物来给主席拜年。在那段艰苦时期的春节里,毛主席总是想方设法让乡亲和战友多享用一点酒,他始终保持着浅尝辄止的原则和习惯。

1949年1月,苏联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米高扬秘密访问了中共中央所在地西柏坡。当地条件艰苦,为了招待好这位社会主义领袖国家的贵宾,按照毛泽东主席“热情而不铺张”的主张,炊事班的战士们冒着严寒到河里破冰捕鱼。晚宴上,毛主席亲切地对米高扬说:“尝尝我们滹沱河里的鱼,和你们伏尔加河的鱼有什么不同?”米高扬问:“这是活鱼,还是死鱼?”周恩来回道:“从河里捞的时候是活的,现在已经做熟了。”米高扬说我不吃死鱼。刘少奇解释说:“现在是冬天,不会变质的。”但米高扬还是不吃,毛主席说端过来我吃,然后请他喝酒。米高扬说,这个老白干比起我们的伏特加好喝多了。毛主席淡淡地说:“酒在中国已经有几千年了,几千年前你们是吃活鱼还是死鱼呢?”米高扬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接下来他又恢复了“老大哥国家”的优越感,反客为主,主动敬酒,有意与毛主席一决高下。毛主席知道米高扬喝酒是海量,为了表示我方的热情友好,又不向对方示弱,他灵机一动对米高扬说:“中国人有句俗话说‘吃香的,喝辣的’,这个辣的就是指白酒,酒的度数越高就越辣,所以湖南人有个习惯,喝酒吃辣椒,这叫做一杯赶两杯。今天咱们也来个辣椒就酒,每喝一杯酒,就吃一个辣子,谁不行就认输,你看怎么样?”米高扬心高气傲,点头同意。毛主席让人端上一盘红辣椒,与米高扬同干了一杯酒后,用筷子夹给对方一个辣椒说:“这是湖南的朝天椒。我们的红军长征的时候,趴冰卧雪,就靠它抵抗严寒。所以大家都说:凡是经过长征的英雄汉,没有不吃辣椒的!你尝尝辣不辣?”米高扬不知道这小小的朝天椒的爆辣,张口大嚼起来,瞬间被辣得涕泪交流,第二个朝天椒没吃完,就开始抓耳搔腮了。毛主席倒满第三杯酒问米高扬:“怎么,你不能喝了?那就我喝一杯酒,你吃一个辣椒吧。”米高扬已被辣怕了,连忙摆手说道:“不行不行,我喝一杯酒,你吃一个辣椒。”于是,比赛重新开始,米高扬喝一杯白酒,毛泽东吃一个辣椒。那天晚上,毛主席吃了三十多个辣椒神态依旧,而米高扬已是酩酊大醉。第二天米高扬酒醒后感慨道:“毛泽东同志也一定是这样用兵打仗的,真厉害!”从此一改之前的趾高气扬,对毛主席一直很敬重。

虽然毛主席不喜欢饮酒,但也有主动喝上几杯的情况。抗美援朝前夕,毛泽东破例设家宴,宴请即将赴任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主菜是苦瓜炒腊肉、辣子火焙鱼、肉末酸豆角等湖南家常菜,做陪的是毛主席的长子毛岸英。几杯酒下肚后,毛泽东向彭老总提出了送毛岸英赴朝鲜战场的请求,他说:“抗美援朝,是政治局集体讨论决定的;儿子报名想当志愿军是他自己选择的,他求我批准,我可没这个权力哟!你是司令员,你看要不要收他这个兵呢?”彭老总听后沉默不语,他想起了毛主席为了中国革命,已经牺牲了爱妻、堂妹、两个弟弟、一个侄子;剩下的三个儿子,一个下落不明,一个得了癔症,只剩下一个健康的毛岸英,从小离父别母,忍饥挨饿,饱经风霜,长大后到了苏联又参加红军攻克柏林,眼下好不容易熬到了解放,刚刚结婚难道又要经历枪林弹雨?想到这里,性情刚烈的彭德怀禁不住热泪盈眶。这时,毛主席站起身拍拍彭老总的肩膀说:“战争是残酷的,我们不希望看到它。但是帝国主义打到咱们家门口了,为了新生的人民共和国,总得有人带头参军啊,谁让他是毛泽东的儿子呢?”彭老总听到这里,握住毛主席的手,郑重地点了点头。于是,毛岸英成为了第一个报名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此时的毛主席非常激动,竟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并连喝数杯。

毛主席平时吃饭很随意,对喝酒更不讲究,但却有一次不但要酒喝还挑选了一种品牌。那是在一次战役决战的前夕,毛主席喝酒的过程,有一种古代将帅“谈笑间,墙橹灰飞烟灭”的气魄。1947年,国民党军对中共中央所在地陕北实施重点进攻。面对人数和装备占据绝对优势的敌人,毛主席制定了扬长避短的“蘑菇战术”,就是针对敌军急于寻求同我方决战的心理,利用地利人和,以小部队与敌军在一个地区周旋,疲惫、消耗、饿困对方;大部队则发挥运动战的优势,隐蔽穿插,寻机歼敌。8月,我军将抢功冒进的国民党军整编第36师分割、包围在沙家店。毛主席指挥了这场的战役,他对战友们说:“36师是敌人的主力,师长钟松刚受过蒋介石的嘉奖,气势正盛。现在虽然被围,但困兽犹斗。因此,吃掉他,局势即可改变。”说完,吩咐卫士长李银桥拿瓶酒来。李银桥知道毛主席平时不喝酒,不知他的意图,就问:“拿葡萄酒吗?”毛主席轻轻摇头,幽默地说:“不行,钟松还是比葡萄酒辣一些,没那么好喝。”李银桥又问:“那就拿瓶‘高粱白’?”毛主席又摇头道:“那又高抬他了,他辣不到六十度,没那么难喝。还是拿瓶白兰地吧。”毛主席这一风趣的比喻,逗得作战室的战友们哈哈大笑。这次战役,从818号到20号,西北野战军共歼国民党军6000余人。西北野战军由此转入了战略反攻。战役结束后,毛主席的那瓶酒喝了还不到三分之一,他敲敲瓶子风趣地说:“还是不那么英明,从一开始就拿错了。”李银桥开心地接话道:“再强硬的敌人一到主席这里,也就是葡萄酒的度数了。”

毛泽东主席对待饮酒,就像对待诗词一样,不求数量多,出手便是精彩。他一生公开发表的诗词只有七十多首,但几乎每一首都有令人称颂的佳句,如:“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等等,或苍劲悲凉,或慷慨雄浑,震古烁今,催人奋进。2010年,公司建造“百诗苑”,从古往今来的诗词名作中筛选与酒有关的经典词句。翻遍毛主席诗词,与酒有关的只有两句,但都是多数人耳熟能详的:“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和“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经过对意境、字体等因素的考虑,最终选择了前者,雕刻在酒仙山前的显要位置,让公司员工和参观者在缅怀伟人的同时从中吸取强大的精神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