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巨匠臧克家题诗赞誉古贝春

新闻分类:墨香酒韵来源:古贝春编辑部李国峰点击次数:146发布日期:2018-05-10

臧克家(左)和张子文(右)在北京合影


      人物小传:臧克家 (1905108-200425),山东潍坊诸城人。著名诗人,忠诚的爱国主义者,曾任中国民主同盟会会员。全国人大第二、三届代表,全国政协第五、六、七、八届委员,第七、八届常务委员,曾任中国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中国诗歌学会会长。1957年至1965年任《诗刊》主编。

      臧克家儿时即喜欢背诵古典诗文和民间歌谣。青年学生时期开始新诗歌创作,走上文学道路,其笔耕生涯跨越两个世纪长达80余年,著述诗歌、小说、散文、文艺评论等集子数十部,可谓著作等身。他的不少佳作名句深深植根于中国人民的心里,激励了几代人的健康成长。被誉为“中国诗歌艺术大师”。曾荣膺“中国诗人终身成就奖”和“世界人文博士奖”。

      臧克家在繁忙的工作事务中,从不辍笔,一直是“听凭岁月随流水,依旧豪情似大河”。毛泽东主席非常器重臧克家的才学,曾多次与他书信来往并把他请进中南海讨论诗词。在一次由20多位中央领导和著名诗人参加的出版《毛主席诗词》征求意见会上,臧克家一人就提出修改建议23条,毛主席从善如流,采纳了他13条。如《沁园春?雪》中“原驰蜡象”的“蜡”原为“腊”,臧克家说,“腊”字在此只是一个时间概念,而 “蜡”才有雪原的形象感,且“蜡象”又正与“银蛇”映衬。毛主席为此尊称臧克家为“一字师”,修改多了又尊称他为“诗师”。

      在我公司的文化长廊、酒文化馆和百诗苑里,诸多名流大家多年来赞美“古贝春”的诗文题词琳琅满目,令不断来厂参观的四方宾朋驻足仰瞻,盛赞不已。其中著名老诗人臧克家的七言律诗“从来诗酒不分家,美酿兰陵李白夸。古贝春醪我欲醉,名牌当代属十佳。”诗文犀利明快,清新亮丽,书法笔锋苍劲,风骨峻拔,更叫人击节称赏,叹为观止。

      公司的照片资料当中,有一张臧克家老人和张子文书记的合影,照片上的臧老清瘦而慈祥。这是1984年张子文书记进京拜访臧老时留影。“古贝春”缘何与北京文坛巨匠结缘?虽然看似偶然,其实也有历史的必然。

      当时的国营武城酒厂,已经摆脱了贫穷落后的帽子,位居武城县纳税企业之首。并且经过我县政协原副主席尹宝生的介绍,马季、姜昆、唐杰忠、李文华等艺术名家纷纷来厂采风,武城酒厂创业的事迹也经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人民日报、大众日报等媒体广泛报道,使古贝春名声鹊起,吸引了全国各界的广泛关注,国家大型文学月刊《当代》杂志社编辑王建国恰在这时来武城酒厂采风。

      采风结束后,张子文书记陪王编辑就餐。席间,王编辑谈到他正给著名诗人臧克家组编诗集的事,引起了张子文书记的注意。

      别看张子文书记外表朴实,却粗中有细。这位从十七岁参加革命起,就与“谷子高粱”打交道的农业干部,自从勇敢地挑起了武城酒厂党支部书记兼厂长的担子,就从没有忘记过学习。其中,臧克家的诗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这一次,王编辑一提到臧克家,那些不朽的名作又涌上了心头。

      张子文赞道:“老诗人的诗写得可真好啊!”王编辑问他读过臧老的什么名篇?张子文说:“五十年代末,我在聊城干校读文化补习班,中学语文课本上就学了臧老的两首诗,一首《老马》,一首《有的人》……”王编辑问:“还能记住课文名句吗?”张子文道:“有些还能背得上来。”说着,便脱口背诵:“老马,背上的压力往肉里扣,它把头沉重地垂下,……这刻不知下刻的命,它有泪只往心里咽。……有的人,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骑在人民头上的,人民把他摔垮。给人民做牛马的,人民永远记住他!”

      王建国愣愣地望着敦厚朴实的张子文,吃惊地说:“没想到古贝春厂长竟是臧老诗歌的忠诚读者。等我回京告诉他,他定会非常高兴。”张子文说:“我过去也是穷苦出身,臧老的诗写到穷人心里去了,所以才记忆深刻。不过,我希望的是,你给臧老带点古贝春酒尝尝,还要劳驾老人家给古贝春题首酒后诗呀!”王建国道:“没有问题,此事就包给我了。”张子文兴奋地举起酒杯,一连敬了王编辑三杯古贝春酒。

      同年夏日,北京一座精致的四合院里,花木蓊茏。正房大客厅里,王建国带领张子文拜见臧克家,两人握手问候,一见如故。臧老虽年届八旬,却身体矫健,精力充沛。臧老热情而又风趣地说:“有道是,诗酒同源。你老张酿酒,我老臧写诗,今天走到一起来了,诗酒一家呀!”三人哄堂大笑。张子文说:“臧老的诗早已名满天下,可我们酿的古贝春酒还仅是‘初出茅庐’哇!”臧老道:“盛世兴诗酒啊,你托建国同志捎来的酒我品尝过了,质量蛮不错的。如果努力干下去,古贝春定能成就大业。”三人谈笑风生,谈诗论酒,臧老又询问了古贝春乃至山东省的白酒发展情况。最后,王建国编辑给臧老提起为古贝春作诗的事。臧老说:“作诗好说。人家都说‘诗以酒成’,可惜我年事已高,不胜酒力了,且又才学不及,恐怕是写不出李白、苏轼、陶渊明那种酒诗的。”张子文忙说:“臧老谦虚了!”臧老边起身边诙谐地说:“老张和王编辑给我布置的作业,看来今天就得交卷了。”

      趁着臧老写诗的时间,张子文细细地环视了他的会客大厅,所有的家具上上下下都摆满了书籍、稿纸、字条之类;墙壁上悬挂着郭沫若、闻一多、叶圣陶、老舍、周扬、冰心、夏衍、齐白石、徐悲鸿、刘海粟等老友的书画赠品,张子文觉得自己似是置身艺术的天堂里。此时的臧老,灵感迸发,很快完成了文章前面提到的那首被我公司珍藏的七言律诗:“从来诗酒不分家,美酿兰陵李白夸。古贝春醪我欲醉,名牌当代属十佳。”臧老一边吟咏,一边将诗稿交到了张子文书记的手里,此时张书记感慨万分,感激崇敬之情溢于言表……

     200425日晚,中国文坛巨擘、世纪诗翁臧克家驾鹤仙逝。臧老德以世重,文以人尊,享年100岁,是古今中外诗坛的最高寿星。他为古贝春的题诗,将永远激励着古贝春人奋勇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