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版酒的根、表、里

新闻分类:墨香酒韵 来源:文化中心 李宽云 点击次数:10 发布日期:2021-09-08

      1998年,正是万众一心准备跨年纪的时候,古贝春集团总公司研制出了一款“白版酒”。它一诞生,就以不同凡响的品质被打上了高档酒的标签:酒桌上如果有人不小心撒了一小杯,准会有人埋怨叹惜:“哎呀呀,等于糟践了两个馍馍!”喝到它则成了一种身份的象征,有人来公司做客,回去后最值得炫耀的就是:“我今天喝的白版!光听人说好不行,一喝那真是……”
      “白版酒”投放市场后一炮走红,一直红了二十多年。这期间,一直有人在询问:“你们造这个白版酒有什么妙招?”还有人不客气地说:“古贝春真有这个实力吗?”——今天的这篇文章就当是解释多年的疑问,咱就刨一刨白版酒的根、表、里。
      人世间从来没有空中楼阁。水是有源的,树是有根的,古贝春能造出白版那是有原因的。它的根源就是武城自古以来就有造酒的便利条件。今天的武城境内,在西汉时期有一段黄河故道,名叫“清河”,河水清澈甘甜,适合造酒;武城的西北部在那一时期属于东阳县,存在时间不长,但却有“东阳好酒”传承下来。五百年后,隋朝开通大运河,“清河”成为了“永济渠”的一部分。大运河水质甘甜柔美,再加上它带来的农业丰产和运输便利,为酒业的兴盛提供了更大的发展空间。经过了一个酒业繁盛的唐朝,“东阳好酒”的工艺、质量更加完善,至宋代已经是名声远播了。
      在文化高度普及的今天,这样追溯古贝春的历史渊源,难免会招来一些疑问:“古代的白酒跟今天的白酒不是一码事,这种历史传承有什么意义吗?”不错,按照目前业内权威比较统一的观点:蒸馏酒取代压榨酒是从元朝开始普及的,那么在这前后的传承真的没有意义吗?笔者认为:即使在不同的酒种之间,有些工艺原理也有相通的,有些技术也是可以传承的,有些经验也是值得借鉴的,更何况,再怎么说也否定不了武城具备酿酒的基础条件。言归正传,元朝取直后的京杭大运河,还是在武城蜿蜒流过,这种地利延续了武城酒业的发展。据明朝嘉靖年间的《武城县志》记载:当时武城生产一种“菊酒”,作为“货类”销往外埠,说明已经具备了一定的生产规模。此后在清朝中期的《武城乡土志略》中,则有“年产烧酒十万斤”的精确记录。从晚清到民国,武城和全国大多数地方一样饱经战乱灾荒,百业凋零,但在运河沿岸仍有多家酒作坊延续生产,一句“穷卖馍馍富烧酒”的谚语,道出了沿河居民的富裕和自得。新中国成立初期,工业基础一穷二白,1958年,几家酒作坊在公私合营的基础上成立的“国营武城县酒厂”,是武城县成立较早的企业之一。1993年扩建为古贝春集团总公司,几年后,白版酒诞生了。
      在不少厂外人士看来,白版酒的诞生似乎是一蹴而就,其实它更像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国营武城县酒厂”在成立后的十七年,是一段默默无闻的沉寂期。从1975年到1989年,在张子文书记的带领下,武城酒厂开始了第一次崛起,以提高质量为中心,三管齐下:在传承当地传统工艺的基础上,派技术骨干到兰陵、景芝、洋河、泸州等名牌酒厂取经学习,邀请酿酒权威人士担任技术顾问,现场指导、授课。此后又成立技术科,创建科技所,购置先进的检测仪器,走上了传统工艺与现代科技相结合的路子,最终研制出了立厂品牌“古贝春酒”,荣获部优产品。1996年元月,周晓峰总经理上任后,率领扩建后的古贝春集团总公司开始了新一次创业。同为创业,上一次是“创立品牌”,这次是“打造名牌”。措施也明确,一是苦练内功,投入上千万资金用于科研创新,邀请新一代酿酒权威来厂指导;二是向“酒业大王”五粮液拜师学艺。这一消息传出,业界人士一致不看好古贝春能攀上高枝。然而周总凭着他的真诚和韧劲,还真把这事弄成了。高手传艺,立竿见影,同年9月,五星级古贝春横空出世,在山东九大名酒中,夺得了质量评分第一名,填补了当时山东省无高档白酒的空白,销售十分火爆。1997年,光这款酒就实现销售收入1452万元,占公司总销售额的四分之一还多。
      不用说,从这时开始,五星级古贝春也成了内部招待的招牌酒。1998年,公司为了节约成本,用普通酒瓶灌装了一款“内招酒”,只贴着简单的商标,相比市场上盛行的花哨包装,它简洁得就像个“裸瓶”,不知是谁给它起了个“白版”的名字,众人也觉得贴切,所以一下子就叫响了。
白版酒虽然包装简单,但没人敢轻视它的质量,经常有人像行家一样在人前卖弄:“知道这酒怎么造出来吗?它用的是五粮液的秘方;它的窖池里有五粮液的窖泥;连它用的水都经过了七道工序哪!”这话由客人说出来,效果可比酒厂的人自己宣传好多了。
      多年来,曾有不少好心的人士给公司提建议:白版酒在市场上这么火,如果把包装搞得精致一些,不是卖得更火吗?前几年,笔者给客户介绍企业文化时,又有客户提出这个问题,我解释道:“一种经典产品,是和当地的人文环境相吻合的。山东人多年来给人的印象就是豪爽正直,白版酒受人欢迎,就是因为它代表了山东人的脾气性格:坦诚相见,无需包装!”
前几年又有人出主意:为了使白版火上加火,应该给它起个“有噱头效果”的名字。有人好心提示,抢注商标“了不得”,可以让人一听记一辈子;还有自称教授的人士自荐登门,声称可以有偿提供一个绝妙的酒名:机遇!并比划着解释说:“这样就是:一杯酒在手,就意味着把握住了‘机遇’。”这些所谓的高见,都被公司婉拒了,理由很简单:给一款酒起一个好名字固然是好事,但最根本的还是它的内在质量。这类的例子着实很多:前些年,有家酒厂以某个皇帝的名字出厂了一款“御液”酒,消费者喝了以后纷纷反映头疼、反胃。有一天,一群消费者将一位卖“御液”酒的商贩扭送到派出所,商贩声称这是好酒,民警说:“既然是好酒,那你就喝喝试试!”商贩说:“那还不如捅我一电棍呢!”警察纳闷道:“喝这种酒难道比挨电棍还难受吗?”商贩哭丧着脸说:“挨电棍只难受一下,喝‘御液’可是要难受一天呢!”
      跨入新世纪以后,古贝春公司为提高产量和质量,又打造起了工业园区。园区内,两幢机械化酿酒车间拔地而起,科研大楼设备先进,仪器精密,是全国民营企业第一家“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公司技术骨干增加到上百名,发明了四十多项科研成果。很多客户来古贝春公司参观考察后,纷纷签订购货合同,他们感慨地说:“像那些酒作坊似的酒厂,就是把工艺、秘方告诉他,他也不可能造出好酒来。”
      文章最后,想用几句流行语表达一下对白版酒的印象:
      叫得出的是价格,叫不出的是价值;
      读得到的是内容,读不到的是内涵;
      写得出的是文章,写不出的是文化;
      测得出的叫智商,测不出的叫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