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头上飘来古贝酒香

新闻分类:墨香酒韵来源:文化中心 张志杰点击次数:12发布日期:2021-07-06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又到了“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的时节,我生于农村,长在农村,父母都是农民,趁着公司的麦假正好让我有时间回家帮父母收麦子。

放假第二天我就踏上了回老家的路,望着一望无垠黄澄澄的麦田,还有那穿梭于麦田中轰鸣的大型联合收割机,以及忙碌而又满脸笑容的人们,说明今年又是个小麦丰收年。尚未进麦田,便有一股麦香扑鼻而来,浓郁而香甜。

到了家,正赶上老爸在割地头的麦子,以方便收割机干活。由于地多联合收割机少,所以各家需要排号等待。接近中午了,我们家的麦子还没有轮到收割,我和爸爸在地头找了一片树荫继续等待。闲聊之余忽然有一股酒香向我飘来——太熟悉这馥郁的香气了,即使混杂在浓郁的麦香之中,我也能分辨出这就是我们的古贝春。我向酒香飘来的方向望去,是正在浇地的邻居大爷正在吃家人送来的午饭,手里还拿着个酒瓶,我敢断定那绝对是古贝春酒。我向大爷地里走去,打招呼道:“大爷,喝的古贝春?”他先是一愣,继而笑道:“呵,鼻子真厉害,在那边也能闻到?不愧是在酒厂上班的。闺女,你说我喝的这酒怎么样?”我仔细辨认了一下他手里的酒瓶,是金三角古贝春。我笑着反问道:“大爷,您说这酒怎么样啊?”大爷爽朗地笑了:“不错,不错,是真不错,好喝不上头。”其实,我本以为在炎热的午间,人们可能会更喜欢喝点啤酒凉快一下,没想到大爷会喝白酒,带着疑惑我问他。他对我说:“老习惯了,不喝有点想,喝点能解乏,一会儿能接着干活,啤酒可起不到这个作用。”

我点了点头,很赞同他的说法。

大爷又问我:“以前酿酒只用高粱,现在又加小麦、玉米什么的,口味上有什么区别?”我对他讲:“选用不同的粮食去酿酒,所得的白酒其出酒率以及酒体风格也不一样,只用高粱酿的酒是单粮酒,我们古贝春酒现在的很大一部分原酒都采用五粮酿造,除高粱外,还添加适当比例的小麦、玉米、大米和糯米,这种五粮酿造工艺可以使酒的香气、口味更加协调丰满而醇厚。”大爷对我竖起了大拇指:“嘿,还成了小专家了!”我自己心里也很高兴,因为在这个意外的地方居然见到了自己厂里酿造的白酒,又卖弄了一下自己在古贝春酒厂学到的知识。

我沉浸在浓郁的麦香之中,回味着刚才熟悉的酒香,思绪不知不觉回到了三十年前。那时的机械设备可没有现在先进,镰刀是主要的收割工具。为了赶时间大家中午都不回家吃饭。年幼的我还干不了重活,但也不是家里的闲人,我负责给家人做饭、送饭。那时的孩子没有现在娇气,我七岁就学会了烧火,做简单的饭菜。那时候吃的也很简单,馒头在锅里热热,煮几个咸鸡蛋,拿几头咸蒜,就是一家人的午饭。除了这些,我总不忘给爸爸倒点散装白酒给他带去。那个时候,我不清楚喝酒到底能有什么好处,只记得父亲每喝一小口,便会咂摸一下嘴,很是舒服。现在想来,父亲那时也一定劳累极了,略微喝点酒,正像邻居大爷说的那样可以解解乏。

如今,我已经参加工作十多年了,日子过得不再像以前那样艰难,酒厂逢年过节发的职工福利酒也大部分拿给了爸爸喝,我也经常给爸爸买几瓶价格贵点的古贝春,爸爸对古贝春酒一如既往地喜爱。父亲爱酒,但从不嗜酒,这令我们很是欣慰。我收回思绪,做了个深呼吸,置身于浓郁的麦香之中,残留的酒香弥漫于麦香之内,我不禁陶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