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文化馆诞生记

新闻分类:墨香酒韵来源:文化中心顾问 李宽云点击次数:10发布日期:2020-11-12

古贝春酒文化馆是我公司打造工业旅游园区的开篇之作,也是山东省白酒企业第一家,但更重要的,它是在看似不可能完成的期限内完工的。古贝春酒文化馆对外开放后,在省内同行中带起了一股“建馆热”,参观取经的络绎不绝,当他们听说我们只用了两个月就完成了三层楼的室内装饰和8000多平方米的陈列展示,纷纷惊叹道:“这个速度我们连想也不敢想啊!”后来有中国酒道研究专家称这是“古贝春现象”和“古贝春奇迹”,为我们的工业旅游园区增添了传奇色彩。

古贝春酒文化馆的基建工程于2007年3月6日正式动工,计划于当年6月中旬完工,6月初,周晓峰董事长把筹划陈列展示的任务交给了党委书记、常务副总经理孙玉东,许诺他可以随时抽调人员,但必须在8月底完工,向9月初举办的古贝春酒文化节献礼!这一下,时间骤然变得紧张起来。在这种情况下,按常规思路,应该是多组织人力攻坚,但多年主管行政工作的孙书记却一反常态,向周总提出:“我只要两个人,厂内李宽云,厂外搞广告装饰的柏庆坡。”周总担心地问:“两个人能行吗?”孙书记表情严肃地说:“我叫这俩人干六个人的活!”随后,孙书记把我和柏庆坡经理叫到办公室说:“我已经替你们向周总打了保票了:宽云负责文字方案;庆坡负责艺术设计。咱们明天就到省外的几家酒文化馆学习取经。从现在起你们就要全力以赴,关键时刻可不能掉链子!”

6月5号,我们三人踏上了取经路,先到山西汾酒,然后奔四川,参观剑南春、全兴和泸州的酒文化设施,最后一站是贵州茅台酒厂。刚动身时,孙书记就宣布:“路上不谈与酒文化馆无关的事!”于是,我们就边考察边讨论,边对比边筛选,越讨论展示内容越丰富,越筛选陈列形式越明确。因为是带着任务出行,心里总想着快点赶路。从泸州到茅台酒厂所在的仁怀市,每天只通一趟往返车。我们没赶上车,就租了一辆出租车。由于山路崎岖难行,到达仁怀时已是半夜,开车的小两口儿费了好大劲才给我们找到了一处旅馆。为了表示感谢,我们请他们一块吃饭,没想到转了好几趟街才找着了一家正要关门的饭店,店主懒洋洋地问我们吃什么,我忽悠想起了家乡的一句歇后语:半宿里下饭馆——有嘛算嘛。看来只能一切从简了,只是觉得对不住这小两口儿。小两口儿倒很开通,说:“很少见到为公事这么不辞辛苦的,吃什么无所谓。”返回途中,我们坐了42个小时的火车,我和柏经理是对面卧铺,于是这段漫长的旅程就成了我们探讨酒文化馆陈列展示的好机会,不谋而合的时候忍不住大笑几声,意见有分歧又免不了争论几句,列车服务员不得不过来提醒我们。6月11日黄昏时分,我们赶回武城,这才想起:出门一个星期,穿越了八九个省,一路上连点小食品也没给家人买。思来想去只好跑到县城的地下商场,挑选了几件西南省市的商品带回家。

考察回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尽快制定出一个详细的、完整的陈列展示方案。孙书记要求我10天完成。我知道眼下时间意味着什么,就把自己压箱底的本事都使出来,加班加点只用了四天的时间就完成了,而且很快就得到了周总和孙书记的批准。

方案确定后,更艰巨的任务是实施:搜集包括文物在内的器物、挑选展示照片、设计展示画面、撰写讲解词、培训讲解员等等。柏庆坡经理肩负的任务更繁重:装饰酒文化馆内的屋顶、地面和墙壁,制作展柜、展台、展架、橱窗和包括雕塑、沙盘在内的模型,设计安装声、光、电等配套设施,最终把中华五千年的酒文化和古贝春的酒文化用艺术形式展示出来。

这时距离要求的期限顶多还有70天的时间,绝对称得上时间紧任务重了。我们的心情就像当时的天气一样焦躁。然而意想不到的是,伏天里还有雪上加霜的事:正在建设中的酒文化馆建筑工程因为工程量大需要延期半月左右!这真是既叫人着急又令人无奈,只好把一些直接在室内制作安装的物件先在外面做好,到时候再移动进去。

等建筑工程扫尾时已是7月初了,能不能在两个月的时间完成任务主要就看柏经理如何运作了。泰山压顶,方显出柏经理的精明强干,他召集了200多人的装饰施工队伍,分成几个小组,三层楼同时开工。大幕拉开,紧锣密鼓的戏即将开场,然而这时又出了岔子。因事先考虑到工程艰巨,柏经理特意请了四个南方的工头带工。当地人常说南方人吃苦耐劳,谁知这四个南方工头到了现场一看,不约而同地连连摇头不干了,并断言别人再能干也得四个月。柏经理一听勃然大怒,立马把他们轰走了。到了火上房的节骨眼上,柏经理从事广告装饰二十多年的优势又一次发挥了作用,他把所认识的同行筛选一遍,从中挑选出几名精干的工头,又补充了几十名工人,重打锣鼓另开张。从7月中旬开始,尚未安装门窗的酒文化馆内出现了一幕壮观的场面:三层楼上,300名施工人员像热锅上的蚂蚁步履匆匆,轰鸣的机械声从早到晚,明亮的灯光彻夜不眠。工人们把加班加点当作家常便饭,多吃一顿少吃一顿照干不误,有个工人从下午一直干到凌晨三点愣没吃饭,怀里抱着“突突”乱颤的电钻在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竟然睡着了!这个时候的柏经理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这位山东省美协会员在酒文化馆的艺术设计上把他的才华发挥得淋漓尽致,自然也付出了成倍的心血,刚四十出头的他那段时间鬓角全白了,一张本来就不太丰满的脸又黑又瘦。公司和熟悉他的人开玩笑说:“有些人想减肥怎么折腾也瘦不了,我看叫他跟着柏经理干活想胖也胖不起来。”孙书记和我都曾这样提醒过他:“伙计,你可记住:在这个节骨眼上得病都是罪过!”此时此刻,我要做的就是站在对方的角度,把展示方案细化再细化,细化到让对方看起来省事、干起来省劲。当然我这样做不仅要付出成倍的精力,而且要付出成倍的时间,最晚夜里一点半回家,最早凌晨四点半就往厂里赶,同时也体验到了体形偏胖的人在焦虑时也会闹低血糖。

2007年9月初,古贝春酒文化馆终于赶在酒文化节前开馆了。当来自酒文化节上的900多名各级领导和各界朋友带着欣喜的目光在酒文化馆里游览时,孙书记、柏经理我们三个人的心里才像一块石头落了地。然而我们也非常清楚:这场攻坚战之所以成功,除直接参与者的苦干实干,还得益于公司多年来重视企业文化建设。比如“产品展室”保存的公司建厂以后的经典产品;“综合档案室”保存的厂史资料和字画;1996年创办的《古贝春报》积累下来的文史资料。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到周晓峰总经理工作的前瞻性。他来公司任职不久就有了建设酒文化馆的想法,1997年,他请中国文联副主席冯骥才提前题写了馆名。进入新世纪后,他提出了“打造文化型企业”的口号,2000年至2001年,公司多次邀请建厂早期参加工作的干部职工,就《公司大事记》中漏记、错记和记载不详的地方,通过回忆和相互提示、印证等方式进行补充,内容增加了五倍多。周总还指派我走访了十几位离退休人员和经常与古贝春打交道的社会人士,仅搜寻资料照片就达2700多张。他倡导成立“古贝春艺术团”等文化团体,邀请相声大师马季担任古贝春企业形象代言人,安排文化人士撰写出版《揭秘》、《漫话古贝春》等书籍,在筹建酒文化馆的过程中,他利用广泛的人脉资源,邀请中央领导、地方领导为古贝春题词,并顺便让他学建筑专业的侄子周长城设计了这座酒文化馆。——所有这些,不仅丰富古贝春酒文化馆的内涵,也保证了建设速度。此外,古贝春酒文化馆的如期完工也是社会各界人士鼎力支持的结果。为了寻找厂史资料,武城县政协原副主席郑树理、武城县委办公室原副主任石永兰、武城酒厂老书记张子文的家人、古贝春总公司原总经理李庆荣、原副总经理陈华岭纷纷提供老照片和文字资料;武城籍的诗人桑恒昌先生和国家一级编剧孙春亭先生、山东省文物鉴定所张宝罗教授、公司法律顾问刘德海先生多次协助我到北京、济南、德州等地搜集文物,张宝罗教授和德州市酒文物收藏家周青馗先生还把他们收藏的酒文物义务提供给酒文化馆做展示;德州市的六位知名画家应邀在半月内创作了71幅作品。这些画的内容大部分是历史人物和少数民族饮酒的场景,需要查阅大量的资料,我曾经坦诚地对他们说:“你们的工作要比我搞文字费劲得多,我选定一个历史人物,可以不写他的穿戴,但你们无论如何也不能把他画成‘光腚猴’。”超常的工作量,把几个老画家累得差点病倒。我在酒文化馆前言的末尾曾这样写道:“古贝春酒文化馆之创建堪称古贝春文化建设之里程碑。作为山东白酒企业目前之唯一,其规模之大、内容之多、装饰之精、速度之快,既缘自古贝春人之顽强拼搏,亦得益于社会各界热心扶持:或资金支持,或提供文物,或题词鼓励,或出谋划策。由此论之,古贝春酒文化馆不唯企业之馆,更应为社会各界鼎力资助之馆;它既是描绘世代酿酒人辛勤劳作之画卷,也是古贝春与社会甘苦与共、和谐发展之颂歌。”这个前言,曾得到孙书记和业内人士的多次称赞,但我却认为,这并不是我有什么出众的文采,而是一种感情驱使的结果,是围绕古贝春酒文化馆的一些人和事感动了我。

古贝春酒文化馆的展示内容分为“酒源探寻、古贝史话、公司掠影、工艺展示、酒联鉴赏、酒道一览”六大部分,馆内藏品1300件。开馆以来,迎来了成千上万的游客,扩大了公司的知名度和美誉度,许多客户就是因为参观了酒文化馆选择与公司合作的,他们说从这里看到了一种底蕴和社会责任感。古贝春酒文化馆以其丰富的内容和多彩的展示形式,相继成为了“山东省科普教育基地”和“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列入“省级博物馆名录”。我想:一篇文字、一件艺术品、一处景观之所以精彩,就在于其中蕴藏着学识才华、凝聚着严谨勤奋。古贝春酒文化馆浸透着数百人的汗水和心血,才会成为古贝春工业旅游园区的标致性建筑。正如北京牛栏山二锅头酒厂领导所说:“我们来到古贝春,不光学到了建馆经验,还学到了宝贵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