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饮酒礼仪看品性

新闻分类:墨香酒韵来源:文化中心顾问李宽云点击次数:15发布日期:2019-07-08

2007年初,为了适应开展工业旅游的需要,我公司动工修建“大财运酒店”。7月下旬,酒店建成交付使用。98号,参加“第六届古贝春酒文化节”宾客们由主人引领,在参观完刚竣工的“古贝春酒文化馆”之后,浩浩荡荡地拥进酒店,参加亲情答谢宴会。那天中午,试运行一个多月的酒店成功地经受了一次严峻的考验,创造了千人同时午宴的奇观。消息传开,餐饮和酒业的同行为之震惊。从那以后,随着我公司工业旅游园区相继成为“全国工业旅游示范点”、“国家AAA级旅游景区”和“《人民文学》杂志采风基地”,公司酒店接待了越来越多的客人,所接触的社会层面也越来越广。来自四面八方的宾客们在公司酒店就餐后,对古贝春人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比较一致的说法是:礼数周全,豪爽而不粗鲁,热情而不虚假。

公司酒店之所以这么快就获得宾客们的广泛好评,其中有一关键环节:它与外部酒店不同,外部酒店接待客人主要强调饭菜质量和接待服务;而公司酒店除了这些还要陪客人把酒喝好喝舒服。可别小瞧这个环节,俗话说:“握十回手不如喝一顿酒”、“赌博赌薄了,喝酒喝厚了。”它不仅能迅速地拉近主客的距离,还能把酒桌变成推介产品、传播文化、树立形象的舞台。

下面就看看古贝春人是怎么做的吧。

先说说礼数要周全。

武城属于孔孟之乡,饮酒讲究礼仪。相比外省人来说,这是优势,只能借题发挥,不能偷工减料。在改革开放以前,当地的酒店或家庭招待客人基本上都用四方桌,每一面坐两个人,坐满了整八位,所以又称“八仙桌”。贵客坐在八仙桌冲门口的位置,称为上座;上座的两人再按照以右为上的次序就座;赶上只有一位贵客,也可以安排独占一面,以示尊重。后来,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来客人数的增加,出现了能坐八人以上的圆桌,而且在酒店待客的越来越多。这时如果还是按照老规矩办,就有些不方便了。比如,今天来了三位贵客,把三人全安排在上座,反倒是不方便照应最中间的主宾了;另外就是在酒店里,服务员和顾客不熟悉,有一些需要询问的事,如:今天喝什么酒、吃什么菜、抽什么烟、安排什么样的主食……这些应该请示主人的事,问到客人头上确实有些尴尬。在这种情况下,新的待客方式应运而生了:主陪坐在圆桌冲门口的正中位置,按照以右为上的规矩,主宾居右,副宾居左,坐在主陪的两边;副陪坐在主陪对面,三宾四宾仍按以右为上的规矩坐在副陪的两边;如果客人较多,相对应的还有三陪四陪,与主陪、副陪形成一个十字花。这样的安排,很有些“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的味道,目的是为了周到地照应好客人。在酒店里,为了便于找准位置,主陪位置上的餐巾会折叠得很高;副陪相对矮一点,其他人的则完全一样,这也就意味着两人的责任,所以就有了“主陪靠威望,副陪靠酒量,三陪靠色相”的说法。当然,这其中有调侃的味道,比如包括我们公司在内的好多酒店,从来就没有安排过异性三陪。

以上接待形式的改变,古贝春(或武城)人不一定是先行者,但至少没落后,因为在相邻省市的一些地方至今还在沿袭“八仙桌式”的座次规矩。

再说说心意真诚。

如果把生活分为贫困、温饱和富裕三个时期,那么古贝春(或武城)人的陪酒方式也相应地发生了三次变化。

生活贫困时期待客,通常是人多酒少,不能完全满足需要。在这种情况下,当地人敬客人酒,往往是只敬不喝,或者只是象征性地抿一下,目的是先让客人喝够。

改革开放前期,酒的供应基本能满足需要了,当地人在陪客人喝酒时,基本上是一对一,平均喝,生怕客人因担心酒不够喝而不能尽兴。

进入新世纪以后,生活富裕了,酒可以敝开喝了。当地人在陪客人喝酒时,往往是比客人多倒一点,有些酒量大的,还经常这样说:“我干了,你随意!”其目的就是用真诚解除客人的拘束。

以上说的这些变化,在我们公司或武城体现得非常明显。但在其他一些地方却依旧墨守成规,只敬不喝,还美其名曰:“为了先让客人喝好。”然而效果却不理想,不但不让人感激,反而让人怀疑动机不纯。

归纳起来,古贝春人待客之道并不神秘,用一句就能概括:万变不离其宗。所谓万变,是待客之礼应时而变、与时俱进;而其宗就是真诚。千种酒品,以真为佳;万般情怀,唯诚至贵。离开了真诚,所有的礼仪都将失去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