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安民神游古贝春(接上期)

新闻分类:墨香酒韵来源:古贝春编辑部李国峰点击次数:37发布日期:2019-04-10

老爷子迈开大步向西而去,40华里对于老爷子来说转瞬即到。来到门口,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座现代气息的颇具开放式气派的门楼,巍峨宏伟,给人以蓬勃向上之感。大门两旁影壁上嵌雕着古色古香的古代人物图案,他们举杯把盏向人们诉说着我国古老的酒文化的形成和发展。一种文化气息扑面而来。大门高处有两行大字:工业旅游示范、纯粮固态发酵。一个提示外在形象,一个表明内在品质。

老爷子一看就知道这不光是一个现代化的厂区,还是一家有文化品位的、不同凡响的企业。

进得门来,一位负责工业旅游的姓刘的同志热情接待了他。老爷子环顾四周,只见满眼花红柳绿,大街宽阔笔直,鼻尖飘来一股淡淡的花香,啊不,应是酒香,亦或是二者兼有。

二人趁着大好春光,尤似闲庭信步,沉醉在醉人的春风之中。迎面一座高大的毛主席像,正在向着远方挥手,好像在号召人们向着目标高歌猛进!主席像后的影壁墙上,是毛主席的七律长征诗:“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他们首先来到酱香酒生产车间参观走廊,走廊的左侧是生产车间,用巨大的玻璃墙相隔,透过玻璃墙,可以清晰地看到工人们的操作。“酱香工艺至今保留着古老的酿造工艺,该工艺为端午制曲,重阳投料,两次投料,八次发酵,七次摘酒。九个月为一个发酵大周期,一个月为一个发酵小周期。”老刘无不神秘地向杜老爷子介绍道,“酱香型白酒需储存五年以上方可出厂,否则无法饮用。正所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过刚则易折’也。”

老爷子微微颌首,心道:“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古贝春这些年一直坚守酱香工艺传承,旷日持久,已得酿酒真谛。”

右边的墙上挂着一排灯箱,用图文并茂的形式介绍了酱香型白酒的基本常识以及古贝元酒的开创和发展历程。其中有古贝元诞生的背景以及开发古贝元的决策者、牵线人和主要研制者。

老刘道:“开发古贝元既有领导的决策,又有各位厂外人士的不遗余力的促成,更主要的是杜安民先生毅然决定不远千里来厂研制。他老人家对古贝春的贡献永远值得我们纪念,他的淡泊名利、兢兢业业的可贵精神更值得我们学习。”老爷子感慨道:“酿造酱香酒不易,能坚守三十五年更不容易。从这一点上说,你们已经值得很多酒厂学习了。”

二人走着走着,老爷子在一张照片前停了下来。原来,这是2007年国庆期间,他的几个子女携家人来公司故地重游在醉柳下的合影。其中就有杜定英和杜定坤。特别是从小就腿脚有残疾的杜定坤,在这里生活了好几年,与酒厂的职工亲如兄弟,也许他早就把这里当做第二故乡了吧!孩子们来看我工作、生活的地方,是对我的一种怀念,也是对古贝春的一种感谢。你看他们笑得那么灿烂,一定是和他的朋友们相聚甚欢。

“这是2007年国庆节期间杜老先生的子女来公司参观时在老厂醉柳下合影。他们头一天还参观了酒文化馆并品尝了我们的酱香型古贝元,第二天在老厂参观了杜安民先生故居。”看到杜老爷子在照片前驻足发愣,老刘道,“而就在前几天,杜老先生长女杜定英携家人再次来参加公司举办的纪念杜安民先生诞辰95周年纪念活动,她们在周晓峰董事长的陪同下参观了杜安民先生故居并在这边厂区的杜老先生塑像前敬献了花篮。”

“哦”,老爷子听后很受感动,“大女儿来过了,十多年后故地重游,不知她又做何感想?怎么,前面还有我的塑像?”

话一出口,感觉有失,立即改口道:“我是说还有杜老先生的塑像?”

老刘也没在意,说:“我们一会儿就去看看!”

出了酱香走廊,他们顺着古贝春大道向北而行,大道中间是名曰“诗酒大道”的涌泉景观:用花岗岩拼成书页状,每页雕刻着一首与酒有关的古诗词,诗词由各地著名书法家题写。翻开的书页中间有“泉水”涌出,漫过书法雕刻流入下面的水槽之中形成“水帘”,如此循环往复,营造出“清泉石上流”的独特意境。

在诗酒大道的两旁有40尊酒星雕塑,从仪狄、杜康到李白、武松,再到近代古贝春的创业先驱们,当然也包括杜安民先生。

老刘边走边说:“现在的古贝元已经发展成拥有花坛、十五年、三十年、中南海、国蕴·六道、中度酱香白版等多个品种的系列产品,特别是46度中度酱香古贝元,经过吴兆征大师的历时3年的潜心研制,终于在最近上市了。”

中度酱香?杜老爷子倒是一脸懵,酱香型只有53度,怎么会有46度?如果降度,还能保持酱香口感的醇厚吗?

看到老爷子一脸疑惑,老刘无不自信地道:“我看您也是懂酒之人,一会儿尝尝中度酱香给品鉴一下如何?”

老爷子正有此意,点头应道:“我正要领教!”

二人从五粮酿酒车间穿过,了解了古贝春嫁接五粮液工艺生产的浓香型古贝春获得全国白酒质量鉴评第一名的事迹,又来到了酒仙山地下酒库。只见蒙着“红盖头”的大酒缸一排排、一片片,蔚为壮观。  

“地下酒库四季恒温,非常适合原酒的老熟,”老刘道,“在这里存放一年,相当于外边三年。”

看到如此阵势,老爷子心中暗暗佩服:“周晓峰果然名不虚传,不但浓香型、酱香型双剑合璧,而且把产品质量和文化旅游结合起来,确实是经营有道。”

出了酒仙山,二人来到科研中心。这是一座四层高的拐角楼,设有技术中心、质检中心、展览厅和学术报告厅。这里拥有国家级实验室、吴兆征创新工作室、院士工作站、博士后工作站等技术平台,以及各种先进的科研设备和以吴兆征领衔的110人的科研团队。

      听了老刘的介绍,杜老爷子更想去吴兆征创新工作室瞧瞧,这个他的大弟子,如今也成了“大师级”人物了,也许也两鬓斑白了吧?(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