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安民神游古贝春(接上期)

新闻分类:墨香酒韵来源:古贝春编辑部李国峰点击次数:16发布日期:2019-03-09

到杜安民故居步行有几分钟的路程,二人沿着小柏油路有说有笑地往前走。老暴说道:1989年,武城酒厂在新县城西郊兴建新厂,1991年总部正式迁了过去,这边就成了一个分厂。直到2017年,由于环保问题,这边就停产了,现在酒厂把这边改造成了文化基地,一方面纪念老一辈创业者的丰功伟绩,学习他们的艰苦创业的宝贵精神,另一方面也增加了一个新的旅游景点。”

“嗯,企业搞旅游,倒是很新鲜。许是我多年不问世事,孤陋寡闻了?”杜老爷子边走边想。

老暴接着说:“现在的古贝春集团有限公司可是不能和以前同日而语啦!新厂区比现在大十多倍,绿化率超过45%,处处亭台楼阁、鸟语花香,还有酒仙山、酒文化馆、古贝春湖、诗酒大道等等人文景观,说它是公园一点儿也不过!”

“嗯,看来咱古贝春酒厂遇见能人了。要不怎么这么红火?”听到这里,老爷子心里很高兴。

“那当然,咱现在的周晓峰董事长懂经营、善管理、人敬业、善结缘,不但把浓香型古贝春搞得风生水起,而且这些年酱香型古贝元也没断了生产和销售。这几年,人们对酱香型酒的了解越来越多,知道这是健康饮品,逐渐的开始喜爱这种酒。特别是咱现在推出了中度酱香型白版酒,在适当降度的前提下保持了酱香型白酒的特殊风味,目前引起了消费者很大关注。嘿嘿,没办法,想低调实力不允许啊,咱可是茅台技术嫡传!您还别不信!季克良老先生去年专程来过,不但对古贝元给予充分肯定,还亲手题词‘南酒北酿,酱香传承’呐!”老暴越说越觉得骄傲。

杜老爷子欣慰地点点头。心想,嫡传那是真的,小季知道这件事。算来克良是我的徒弟,不过这小子后来当了领导,还推荐我来武城酒厂。还真是多亏了他,要不是他,兴许我还来不了,也就没有古贝元了。真是茫茫世事、缘定有因啊!算来小季也八十多了吧?人老了总是怀念过去的事情。他上古贝春来,很大部分是冲着我来的。

不知不觉,来到了杜安民故居。只见大门口悬挂一方牌匾“杜安民先生故居”,褐底黄字,庄严肃穆。进得门来,迎门墙一个大大的“福”字,往里拐是一处三间平房的小院,干净整洁。左边是黄瓜、豆角等蔬菜,右边是月季、死不了等花圃。小院不大却生机盎然。三间正房正门口上悬“杜安民先生故居”牌匾,进得门来,中间是会客厅,东边是杜安民儿子杜定坤夫妇的卧室,西边是一个前后套间,前面一个会客区,后边是杜安民先生夫妇的卧室,一盘大土炕占去了大部分空间,炕前有一张桌子,摆着各种烧杯和量筒,这是老先生在此勾调小样的秘密房间。

老暴道:“杜老爷子的小儿子杜定坤从小有残疾,腿脚不利索。老爷子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张子文书记就给他夫妇办了‘农转非’,还保送他上了山东医学院,学到了一技之长。毕业回来后就安排到厂里卫生室给工人们看病,他对象也安排到厂里当保管。那个时候武城酒厂可是多少人削尖了脑袋都拱不进来的好单位啊!杜老爷子为此别提多感激了。”

老爷子听了这些,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不是滋味。当年,他来武城酒厂研制古贝元,最核心的酿造技术他是有点不愿意外露的。毕竟是自己一辈子总结的经验,哪能轻易示人?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这点最后的“私心”也慢慢消失了,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如果不倾囊相授,自己如何对得起老张这颗滚烫的心?

“武城酒厂对杜老爷子不薄,可是人家杜老爷子也没对不住酒厂是吧?”老爷子试探性得问了一句。

“那是当然!”老暴说道,“人家杜老爷子把浑身的本事都留在了武城酒厂,培养了一大批酱香型酒生产技术人员,这些花多少钱也买不来啊!不但如此,他的老伴也是茅台酒厂制曲技术工人,来照顾他的时候,经常下车间指导工人制曲。他的女儿杜定英是茅台酒厂管盘勾工艺的,时不时地来看望她父亲。看到老爷子在这里受到如此尊重,生活得很好,非常感动,为此她把盘勾的秘密也教给了我们的技术人员。你看,制曲、酿造、盘勾,茅台关键三大工艺都教给了我们。为此,古贝春人永远怀念他老人家。”

“谢谢!谢谢!”杜老爷子喃喃自语。

老暴直纳闷:“人家杜老爷子的事,你一个做买卖的,道得哪门子谢呀?!”

      出得门来,老爷子向老暴告辞并感谢他的盛情讲解。老暴道:“看你这么关心古贝春的事,我建议你去新厂看看。那里是花园式工厂,而且还有各种美酒包括古贝元任你品尝。相信你一定会不虚此行。”杜老爷子点头应允:“我正有这个想法。感谢您的热情接待,感觉受益匪浅!再见了!再见了!”说着老爷子摆摆手,飘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