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安民神游古贝春

新闻分类:墨香酒韵来源:古贝春编辑部李国峰点击次数:90发布日期:2019-01-30

话说在那瑶池仙境,杜安民老爷子已清修多年,每日与杜康、仪狄诸酒仙把盏论道,谈古论今。许是静极思动,一日杜老爷子忽发奇想:“我一生酿酒,自诩不凡。除了在茅台酒厂忝任技术科长以外,还在北方的武城酿造了‘古贝元’,开‘北方茅台’之先河。多年以后,不知下界成了何等模样?古贝元现状如何?”一思到此,竟意痒难耐,急欲下界神游历见一番。于是,老爷子上奏玉帝,辞别诸仙,飘然下界而来。

万匝海带,零零现现。波涛曲折,乌龙鲸游。老爷子架祥云越海飘洲,转瞬千里。忽见下界一条大河蜿蜒千里,碧波粼粼,河东岸一座小城行人熙熙攘攘,城南一家酒厂赫然在立,那熟悉的厂房、亲切的小院历历在目——那不是我生活了十年的武城酒厂么?想起往事,老爷子百感交集、热泪盈眶。他急按云头,化身一名商贾来到了门前。

进得门来,一位姓暴的中年人热情接待了他。老暴中等个子,四方团脸,眯缝眼,一副红脸膛,一说话透着那么和气。老爷子暗自窃笑:“这不是当年那个不到二十岁的愣头青吗?还在我家吃过好几顿饭呢!”老暴肉眼凡胎,杜老爷子也不说破,只是跟着老暴信步游玩。

只见院内灰墙红砖,整洁古朴,醉柳依依,古井蒸腾,墙上当年的革命标语和宣传画历历在目。老爷子感到恍如隔世,仿佛又回到了从前。他正在感慨,老暴开言说道:“国营武城酒厂1952年建厂,在这里诞生了古贝春和古贝元两大系列产品……”老爷子心想,这我还不知道,你说说后来多好!“古贝春是浓香型,1984年获得部优铜杯奖,畅销华夏。她的诞生,使武城酒厂摆脱了贫穷落后的帽子,一跃成为武城县利税大户。而古贝元……”杜老爷子一听来了精神,眯眼侧耳静听。

“古贝元是我们在1983年聘请的茅台酒厂生产技术科长杜安民先生来厂研制生产的,这种酱香型白酒属于‘独步江北’。当时很多人认为不可能研制成功。可是老先生硬是凭着高超的技艺和兢兢业业的工作精神,给武城人造出了‘北方茅台’,一问世就获得了‘全国首届食品博览会金奖’,紧接着又获得了‘布鲁塞尔世界优质产品大赛银奖’,你说解气不解气!”老暴说到这里,面有得色。

老爷子听后一乐,不由得手捋银髯……哎呀不对,他忘了自己现在不是神仙,而是一名商贾,哪来的银髯呀?

老暴却没注意到杜老爷子的举动。他继续说道:“杜安民老先生不但研制出了古贝元,还在这里携妻带子生活了10年,和酒厂的干部职工亲如一家,我还经常在他家蹭饭吃呢!”老爷子心想,你倒还记着。

转眼来到一排平房前。老暴介绍说:“这是当年酒厂的办公室,其中有张子文书记、马绍星副厂长和杜安民先生的办公室,我们都按照当年的模样进行了重新布置。”

只见张子文书记的办公室是一个套间,外面是会客厅,摆放着沙发、茶几、老挂钟、旧茶具、酒具,墙上的名人字画等等,还是当年的样子。里间是张子文书记办公室,圈椅、旧电话、行军床、煤油灯、手电筒、草席……马绍星副厂长的办公室是一间,也是同样的简陋,只是多了一个土炕。真是睹物思人,杜老爷子感慨地说:“当年他们是真不容易呀!”

“是真不容易,您是不知道……”老暴有点激动,“当年生产古贝春,那真是张书记和马厂长没黑没白地守在窖池旁啊!还有古贝元,杜老先生这么大岁数了,一盯就是24小时,看得我直心疼。多亏我,把厂里大门看得严严实实的,还经常给他们送热水。要说这里面还有我的一份功劳呐!”

老爷子心想,你就吹吧,反正也不上税。

来到杜安民办公室,只见门口挂着一块牌子:“杜安民,(1923.7.62004.3.29)。贵州省仁怀市人。原茅台酒厂生产技术科长,一九八三年至一九九三年应聘到武城酒厂研制新产品,系古贝元系列酒的主要研制者。其淡泊名利,勤俭节约,舍家为厂,深受地方领导和酒厂干部职工的尊敬。”

老爷子眼圈有点发酸,唉,人家古贝春没忘了咱啊。他走进办公室,只见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那台留声机,还静静地躺在桌上。当年,他舍家撇业来到武城酒厂,潜心研制北方茅台古贝元。随着岁月的流逝,他思乡之情日盛,加上老伴病重、儿子结婚等事,他都没能回去,心里免不了有些不是滋味。但是科研攻关正在紧要关头,他说什么也不能离开,只能咬牙坚持。张子文书记看在眼里,什么也没说。在一个寒风呼啸的早晨,他裹了棉大衣骑着大金鹿出门了。午间方回,带来一个小箱子。他径直来到杜老爷子办公室,放到桌上,打开箱子,只见里面是一台精巧的留声机。他见老爷子面有疑色,就熟练地上足发条,拿出唱片,打开开关,一阵悠扬的贵州小调飘了出来。这小调听得老爷子心里热辣辣的,直翻个儿。

“老杜,这台留声机是我给你买的,你想家了就听听贵州小调解解闷吧!等古贝元试制成功了,你一定要回去看看。可是现在……俺老张和酒厂干部职工对不住你,我们一定会永远记住这份情!”

还能说啥吗?还用说啥吗?

“您再看看这部空调”,老暴又忙着介绍,“这牌子是外国字,我现在都不认得。30多年了,一合上闸,那凉风嗖嗖地,一点没事儿!您说说,那时候别说家里,就是单位也很少有啊!”

老爷子知道,这三间办公室,只有他杜安民有空调,老张待他如上宾。

说起家,他倒很想去看看。于是,在他的要求下,老暴领着这位“远道而来的贵宾”,出门往北,向着杜安民故居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