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羡林题词鼓励古贝春

新闻分类:墨香酒韵来源:古贝春编辑部李国峰点击次数:56发布日期:2018-10-08

人物小传  季羡林(191186日—2009711),山东省聊城市临清人,字希逋,又字齐奘。国际著名东方学大师、语言学家、文学家、国学家、佛学家、史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历任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聊城大学名誉校长、北京大学副校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南亚研究所所长,是北京大学的终身教授。

季羡林先生学贯中西、享誉中外、德高望重,是名副其实的学术巨擘、国学大师,被誉为“国宝”。大师在自传中写道:“我这一生是翻译与创作并举,语言、历史与文艺理论齐抓,对比较文学、民间文学等等也有浓厚的兴趣,是一个典型的地地道道的‘杂家’。”他还多次公开表示拒绝“国学大师”“国宝”等称号。

与季老的学术成就相比,他的为人处世之道和人性光辉更令人津津乐道。如在2003年, 辽宁美术出版社决定把季老在清华大学读书时写的日记出版。当时,针对一段抱怨的话,编辑曾向季老提出“做适当删减”。季老坚决不同意,他认为不用粉饰过去,而应保留“原生态”的青春记录。对事季老展现出真性情,对人他却不畏权贵,针锋相对。19864月,季老去洛阳访问,在返京途中,一位司局级官员为了和他们争夺包厢大发雷霆,并扬言要向铁道部反映,撤了列车长的职,气焰十分嚣张。季老见此情形很生气,于是他叫身边的工作人员去找那个官员,附在他耳边说了两句话:“你这种做法实在是太过分了!如果你要去铁道部告状,撤列车长的职,包厢里的那个老人就要以人大常委的身份,去向总理告状,撤你的职!”奇怪的是,刚才还大呼小叫、不可一世的官员顿时噤若寒蝉,乖乖地服从了列车长的安排。

季老虽身居高位,却一生豁达谦虚,率性直言。他从不会因为你是权贵而阿谀奉承,也不会因为你默默无闻而抛弃对你的公正评价。20018月,季老回乡庆祝九十岁生日。祝寿大会结束后,季老在席间品尝了我公司的高档白酒“五星级古贝春”,不善饮酒的他却对这款酒赞不绝口。他说:“我也算喝过几种好酒,但是此酒高贵而又不显张扬,醇厚中又蕴含力道,实不输国家名酒啊!咱鲁西出了这样的好酒,真是家乡之幸、山东之幸、中国之幸啊!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水,什么样的人能酿造出如此美酒!我倒真想见见。”说着,季老眼神流露出悠然神往之色。细心的工作人员看到季老的神情,暗中找来了本次会议的酒水赞助商——一位古贝春资深经销商,请他向季老简要汇报了古贝春公司近几年的发展情况,当季老听到周晓峰董事长联姻五粮液,使古贝春走出困境时,感叹道:“周晓峰懂经营、善管理,特别是坚持诚信经营,古贝春公司有这样的企业家,企业何愁不兴旺!”

时光流逝,转眼到了2007年。这年夏天,我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周晓峰赴京参加某商务活动,在席间和朋友谈起季老6年前的这次聊城之行。

周总说,季老作为国学大师,他的学术思想、处世之道、人生智慧是我们后人永远汲取不完的宝贵营养。特别是他心系家乡,对古贝春给予了很大鼓励,我在心中万分感激。只狠天高地远,无缘得见,真是引为憾事!

这位朋友恰巧和季老因为工作关系相熟,闻听此言问道:“周总也喜欢季老的书吗?”

周总笑而不答,回身从公文包里取出一本《季羡林谈师友》递给他。这位朋友用惊讶的目光看着他,好像不相信似地接过来,翻开一看,只见圈圈点点,折痕依旧。他猛地对眼前这位老总肃然起敬:一个偌大企业的老总,每天日理万机,却不忘在公文包里放上一本书,而且还是季老的知音。这种学习精神是多么可贵呀!这位朋友不假思索地说:“我和季老倒是见过几面,不如趁这次来京的机会我给你们引荐引荐?”

周总闻听喜出望外,抓住这位朋友的手连声道谢:“真是太感谢您了,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第二天上午,在这位朋友的带领下,周总来到了北京301医院高干病房——季老晚年由于身体原因,常年在此休养,但是仍照常进行学术研究和接待客人。

轻轻推开房门,二人走进病房。瘦瘦高高的季老已慈祥地微笑着坐在那里等他们。季老热情地和他们握手,把他们请到会客厅。

周总说:“季老是一代国学大师,又心系家乡的发展。6年前季老回乡庆祝90岁寿辰之时,对古贝春给予了莫大的肯定和鼓励,使我们深受鼓舞。”

季老说:“感谢你不远千里来看望我。虽然我老了,但是更喜欢听家乡的事。那天我喝了你们的古贝春酒,又听了关于你们创业的介绍,就感觉你们一定会有所作为。其实,做企业和做人是一样的,都要讲诚信、有梦想。只要做到这两条,企业就一定会兴旺发达!”

周总说:“我早就想登门拜谢,只是我忝为企业老总,诸事繁忙,实在抽不出空来。直到今天才有机会当面致谢并聆听季老的教诲,真是三生有幸啊!”

周总接着向季老汇报了6年来古贝春勇夺全国浓香型白酒质量鉴评第一名、古贝春荣膺中国驰名商标、公司第二次创业和第三次创业规划等等情况,季老听了非常高兴。他说:“盛世兴诗酒。你们赶上了好的政策,又有你这样的带头人,今后你们一定会大有作为!酿酒我不懂,但是我希望你们发扬传统酒文化,让这块瑰宝在你们这里发扬光大!”说着,季老起身来到案前,挥毫泼墨写道:“梅花带月飞琴上,柳叶和烟落酒中。”

季老将墨宝交到周总手里,说:“老祖宗留下的酒文化是门大学问,希望你们把它做出意境、做出品位!”

周总郑重地接过墨宝。

不知不觉间,一个小时快过去了,虽然他们极不愿离开这位仁厚博学的老人,但考虑到老人的身体,他们还是依依不舍地向季老告辞。

羿年夏,周总又专程来京看望季老。当季老听到古贝春酒被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白酒专业委员会批准使用“纯粮固态发酵白酒”标志、我公司已经被评为“全国工业旅游示范点”,并由此开始了大规模的工业旅游建设的情况后,他非常高兴,再次为我公司题词:“致乐以治心。”他说:“古人以音乐教化人心,你们用酒文化酿酒,算得上殊途同归啊!”

2009711日,一代大师季羡林安静地走了。他留给世间的宝贵的精神遗产将永远闪光,他对古贝春的鼓励和祈盼将永远激励古贝春人奋勇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