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鹰战士”李海青

新闻分类:墨香酒韵来源:文化中心顾问李宽云点击次数:62发布日期:2018-06-08

      1931918日,日本帝国主义挑起侵华战争,进犯我国东北地区。国土沦陷,同胞遭难,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政府却害怕抵抗招致日寇全面侵华,命令二十万东北军一枪不发,撤进山海关内,同时却调集几十万精锐部队围剿江西工农红军。民国政府的软弱退缩让日寇越发猖狂,烧杀抢掠奸淫,无恶不作。英勇的东北人民奋起反抗,各路豪杰自发组织的抗日队伍风起云涌,其中,由武城逃荒到东北的热血男儿李海青和他率领的东北民众自卫军,驰骋九省市,纵横数万里,打响了中国武装抗日第一枪,经历了最惨烈的五次抗战,抗日意志坚决,作战勇猛顽强,直至1937年牺牲,至今为广大民众所敬仰。

      李海青,原名李开青,又名李忠义,1896年出生于山东省武城县祝官屯村。该村位于当时的县城北郊,紧靠大运河,遇到太平盛世,水陆繁华,五谷丰登,民众衣食无忧。然而,李海青生在社会动乱、经济萧条之时,河淤船停,非淹即旱,官吏盘剥,匪霸勒索,可谓天灾人祸,平民百姓如同生活在十八层地狱。李海青生长在贫民之家,为了糊口,年龄稍长的大哥二哥逃荒去了东北,其父壮年离世,幼年的李海青就跟着寡母要饭,受尽了有钱人的欺辱。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当时的运河东畔有几家民间酒作坊,刚度过童年的李海青就到那里打零工、做小工。大人们品酒逗他尝尝,他一点也不打怵。大人们惊讶:“你小子胎毛没退敢喝这个?”李海青把脖梗一挺:“怎么不敢?酒是粮食精,喝了有力气,胆壮!”大人们纷纷点头:“这小子口气不凡,长大了准是条汉子。”1908年,武城一带春夏连旱,禾苗枯焦,饿殍遍地,李海青和母亲面临死亡的威胁,远在东北的大哥李开树将海青和母亲接到黑龙江省郭尔罗斯后旗(今肇源县)大官村李木匠铺屯其家中居住。

      李海青落脚的地方地处松嫩平原,世代居住着很多从山东逃难来的人,风俗习惯和武城很相似,性情也像山东人:豪爽、侠义、好客,都信奉“握十回手不如喝一场酒”。这些让李海青欣喜,然而这里同样是贪官污吏、地主恶霸的天下。李海青给地主放过马,种过地,当过瓦匠,干过木匠,一年到头披星戴月,照样吃不饱,穿不暖,那些地主老财肩不挑担、手不提篮,却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世道的黑暗,让李海青产生了反抗意识。当地有一种人称“万鹰之神”的海东青,敏捷勇猛,李海青喜欢它敢捕捉豺狼的勇气,就把李开青改成了李海青。他喜欢练武,为人仗义,有勇有谋,在当地很有名望。1915年,李海青抱着“树挪死,人挪活”的想法,到吉林省扶余县给地主扛活。没承想,这家地主不仅对人苛刻,还跟赌场、烟馆、妓院勾结,诱拐人往火坑里跳。至此,李海青终于明白了“天下乌鸦一般黑”,他打听到当地有股“清风绺子”专跟地主老财作对,就在1921年的一个夜晚,从地主家盗出一匹烈马,前去投奔。绺子头目刘清泉见李海青智勇过人,主动让贤。李海青成了大当家的,与手下订立新规,把“清风绺子”改造为“海青队”。李海青在山林里用粮食自酿了白酒,对弟兄们说:“喝了这种酒,大家都不会忘记苦出身,胆壮而不胡作非为。”弟兄们遵从规劝,劫富济贫,除暴安良,从不骚扰平民百姓。官府一来围剿,老百姓就给“海青队”通风报信,掩护助战,官兵不仅没有剿灭他们,反而被夺取了枪械马匹。附近的穷苦百姓纷纷加入“海青队”,队伍从几百人迅速扩充到三千多人,官兵从此不敢轻易来犯。1925年,时任黑龙江省督军兼省长的吴俊生听说了李海青的“侠义”之行,屡次派人联络,欲招其为部下。李海青听说吴俊生官声还不错,就同意把“海青队”收编为省防军。吴督军任命他为少校营长,劝其改名为“李忠义”,但李海青私下仍称原名。李海青治军严谨,作战勇敢,深受吴督军器重,不久便担任了骑兵独立团团长。19286月,吴俊生同张作霖在皇姑屯一起被日本人炸死。万福麟接职,因对李海青有成见,以人命案为由将其下狱,准备择机枪毙。恰在此时,万福麟奉命率军紧急入关参加蒋、冯、阎大战,李海青得以活命。

      九·一八事变后,日寇迅速占领了辽宁和吉林两省,随后准备进犯黑龙江省。省代主席兼军事主管马占山准备抵抗,他听说李海青德才兼备,就亲赴牢狱将海青释放,复以原职,命其回乡招兵买马。李海青欣然从命,变卖家产,发动民众,仅一周就召集五千多人赶赴省城齐齐哈尔。马占山将这些人编入“抗日别动总队”,李海青任总队长。11月,日寇进攻江桥,李海青率部作为抗战主力,打响了中华抗战第一枪。面对兵力和武器占据绝对优势的日本侵略军,血战37天,给了日寇以迎头痛击。

      “江桥保卫战”激励了东北军民的斗志,许多热血青年纷纷投奔李海青的队伍,队伍迅速扩展到二万人。日寇进攻受挫,开始改变策略,在继续以钢铁战术相威慑的同时进行政治诱降,分化瓦解抗日武装。19322月,马占山与日寇妥协,随后在日寇扶植的傀儡政权中出任伪满洲国黑龙江省省长。李海青闻讯悲愤交加,毅然与马占山分道扬镳,率部撤往肇东县。一路上,李海青担忧东北抗日队伍群龙无首、鱼龙混杂,很容易被凶恶而狡诈的日寇各个击破。这时他想起在国民党三次围剿中屡挫强敌的工农红军,于是派人与东北的共产党联系。联系人带回了赵一曼等人的意见,附近地区的五名共产党员也加入了海青的队伍。在共产党的帮助下,李海青抗日决心愈加坚定,在肇东县城成立了“东北民众抗日自卫军”,自任总司令。3月中旬,李海青率部攻克扶余县城;328日,围攻长春门户——农安。日寇急忙从沈阳等地派来飞机轰炸,又派炮兵、骑兵和混合步兵、铁道独立守备队轮番反攻。李海青赤膊上阵,队伍斗志高昂,激战三昼夜,给日寇以重大杀伤,日本驻农安领事馆官员在炮火掩护下仓皇逃离,日伪报纸惊呼“农安危急”!当时敌人火力强大,农安急切不能攻下,李海青于是留下部分人马继续围攻敌人,亲率主力去攻打长春,42日占领了孟家大桥,打开了通向长春的大门。此时的长春刚被日寇定为伪满首都,突然遭袭,大为震惊,急忙调集重兵防守。李海青见取胜无望下令撤兵。此役,虽未攻克农安和长春,却给予刚开过“建国盛典”的日伪政权当头一棒。东北民众奔走相告,日伪军却对李海青怕得要死,恨得要命。4月中旬,李忠义获悉马占山在黑河重举抗日义旗,遂率部与其会合,被任命第三军军长,参加了夜袭拉哈、三打昂昂溪的战斗。在围攻齐齐哈尔失败后,马占山退入苏联,李海青仍旧率部与日寇周旋。后来,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于19331月间退入热河境内,被张学良编入“辽吉黑民众救国军”第八军团,李海青为军团长。3月初,日寇进攻热河,国民党热河省主席汤玉麟不战而逃,其军队有的投降,有的逃跑。李海青率部顽强抗敌,先后在开鲁和赤峰给日伪军以重创,终因独木难支,奉命退入察哈尔省北部。

      5月,日寇进犯察哈尔,先后攻陷多处战略要地。面对日寇的步步紧逼,全国民众义愤填膺,要求政府坚决抗战。26日,爱国将领、国民党中委冯玉祥在张家口通电就任民众抗日同盟军总司令,宣言武装保卫察哈尔,收复东北失地。李海青率军加入,担任同盟军第十六军军长。然而,面对全国军民的同仇敌忾,国民党政府却在5月底与日寇签订了《塘沽协定》。同意中国军队撤至京津以西、以南地区,划绥东、察北、冀东为日军自由出入地区。这个丧权辱国的协定,实际上承认了日本对东北、热河的占领,为日军进一步侵占华北敞开了大门。消息传出,举国愤怒。冯玉祥不顾协定约束,毅然对日开战, 622日,李海青奉命进攻康保县城,他杀敌心切,不到三个小时便率队入城,同盟军首战告捷。623日,李海青不待敌人觉察,连夜包围了沽源城,守敌头目刘桂堂是个投靠日寇的土匪头子,久闻李海青威名,今见其率军如神兵天降,不敢应战,开城投降。7月上旬,同盟军多路围攻察北重镇多伦,李海青率军和吉鸿昌第2军并肩作战。守敌依仗城防坚固和飞机参战,拼死抵抗。双方激战四天,死伤惨重,形成僵持。吉鸿昌大怒道:“打不下多伦,我就不回去了!”李海青抓住对方的手说:“打不下多伦,我和你同死城下!”第五日,同盟军发起总攻,李海青冒着日伪军猛烈炮火和飞机轰炸,冲锋在前。同盟军将士浴血拼杀,前仆后继,激战十七个小时,终于收复了多伦。李海青因作战勇敢受到冯玉祥总司令传令嘉奖。

      民众抗日同盟军收复失地,蒋介石政府不仅不奖励,反而恼怒他们得罪了日寇,于是对同盟军实行阻挠、离间、收买、暗杀等卑鄙手段。潜入军队内部的国民党特务对李海青说:“随冯玉祥抗日是绝路,如能弃冯投蒋,则可名利双收。”李海青愤然说道:“我是绿林出身,不知道什么名利,只会杀鬼子汉奸!”特务尴尬而退。随后,同盟军中接连出现了暗杀和哗变。19338月下旬,冯玉祥被逼下野,同盟军大部被解散,少部被改编,李海青要求率部打回东北去,结果不但被解职,还被关押4月之久,193410月释放,给了个二十九军中将参议的虚衔,命住北平。借着难得的空闲,李海青携妻子和幼子回武城祝官屯祭祖。乡亲们听说家乡的抗日英雄回来了,纷纷上门探望,县城附近的几家酒作坊精心挑选了几坛好酒,以红布覆口表示敬意。李海青心情激动,顿生豪迈,当众喝下一碗。当乡亲们担心地询问日本鬼子会不会打过来时,他目光如炬地说:“怕,换不来豺狼的善心。咱们武城本来就是武备之城,鬼子敢来,要让他后悔一辈子!”

      回到北京,李海青报国无门,心中愤懑,时常到泰安去找同样闲居的冯玉祥将军倾诉报国之志,也引起了蒋介石的不安。193510月,蒋介石邀冯玉祥回南京就任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李海青为军事委员会中将参议。在民国的首都,李海青没看到外寇虎视下的整军备战,而是灯红酒绿下的醉死梦生。他愤懑至极,找到冯玉祥说:“我受不了这样的生活,愿上前线杀敌!”冯玉祥对他赞赏有加,答应帮助他。1936年的“西安事变”,促成了抗日统一战线,李海青闻讯回家,举起镐头砸锅扒灶,然后召集旧部组织起千余人的队伍,在河北、北京一带进行游击战。193777日,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李海青率领新组建的“平西抗日部队”进行了英勇阻击。

      李海青重出江湖,引起日寇的恐惧。1937811日下午,驻防在北平市门头沟鲁家滩的昔日友军副团长王斛来访。李海青不知此人已被日寇收买,宴饮之后,这位让日寇闻风丧胆的民族英雄惨遭汉奸杀害。消息传出,在李海青战斗过的地方,人们纷纷以各种方式纪念他。解放后,人们将李海青居住的屯子改名为“海青窝堡”;他的名字被镌刻在东北抗日义勇军广场的纪念碑上;东北烈士纪念馆里有他的事迹介绍;20159月李海青被国家民政部列入第二批抗日纪念英烈名录;近期黑龙江省文化人士正在编著《李海青传》,以恢宏的篇章展示这位武城骄子的传奇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