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新年

新闻分类:墨香酒韵来源:文化中心张志杰点击次数:36发布日期:2018-02-03

     又快过年了,每到此时,总会想起儿时过年的情景,那时过年在父母身边感觉特别幸福快乐。

     记得小时候,过年是手里的一颗糖果,是身上的一件新衣,是门前的一串鞭炮,是雪后的一缕阳光,是墙上的一张奖状,是一段快乐寒假,是父母望子成龙的期盼,是儿女走出农村的脚步。

      记忆中的新年满是仪式感。每年腊月初八,要喝腊八粥,腌腊八蒜,都预示着“年”要来了。二十三“过小年”,晚上送灶神是过年前的一件大事。那特有仪式感,奶奶掂着小脚,神情庄重地向着满桌子供品跪下去,一边翻动烧纸,一边念念有词。这时候,再调皮的孩子也不敢乱闹。听奶奶说,灶神要在这一天向玉皇大帝报告人间的冷暖,拜祭他为了让灶神说好话。三十儿晚上的“请爷爷奶奶”、初一早上的大拜年,大人、孩子们呼啦啦跪倒一大片,心中的虔诚油然而生。

      记忆中的新年满是乐趣。记得每年腊月二十四,孩子们就跟着爸妈一起扫尘,把扫帚绑在长长的竹竿上,清扫家里的每一个角落。擦洗窗户的时候,调皮的孩子喜欢用水在玻璃上画上各种各样的图案,甚至有孩子拿着毛笔蘸着水在玻璃上写起了毛笔字,只有当爸妈催促的时候,才恋恋不舍地放下手中的毛笔,专心地干活。

      记忆中的新年满是新意。记得每年的腊月二十八左右,就会跟爸妈一起贴春联,那时候的春联都是自己写的,虽然不是很正规,但因为各家都有自己的特色而显得真实而质朴。以前贴春联都不用胶带,而是用自己做成的浆糊,贴春联的时候,爸爸就站在高高的梯子上,我和弟弟就在下边抹浆糊,妈妈在旁边递春联,一家人忙得不亦乐乎。

      记忆中的新年满是幸福。每年的大年三十,爸妈都会做一桌子好菜,烫一壶美酒古贝春,我和弟弟像个小馋猫一样围着饭桌转悠,眼巴巴地望着桌子上的美食,忍不住去捞一两块肉吃,有时被妈妈抓个正着,妈妈就会批评我们,要等着大人忙完了一块吃,然后我和弟弟就灰溜溜地跑到屋子里躲起来……

      记忆中的新年满是年味,那时家里都是黑白电视机,吃过年夜饭,一家人围着电视,一边嗑瓜子一边观看春节联欢晚会。初一的早上醒来还未睁开眼,就会忍不住去摸自己的枕头,下边有爸妈早已偷偷放好的压岁钱;睁开眼看到的就是旁边叠得整整齐齐的新衣服。吃过早饭,我们一大家子就开始了漫长而有趣的拜年之旅……

      记忆中过年充满快乐,而现在的过年充满希冀。现在过年是归家的嘀嘀汽笛,是年夜的一顿饺子和一瓶香醇的古贝春美酒,是父母健在,儿女绕膝的幸福时刻,是微信群里亲戚朋友的新年祝福……